2024 年 5 月 25 日
首頁 » 藝術 » 生活=藝術家=作品

大多數藝術家終其一生窮困潦倒,享受人間煙火的只有鳳毛麟角;所幸,他們都有異於常人的、充沛的精神食糧與人格魅力。

表達情境的時候,藝術家常有出乎意料之外的想法。譬如秦始皇時代的工匠畫龍不點眼睛,因為畫得太栩栩如生,一旦點上眼睛,怕龍就飛走了;或者像「燕巢飛瀑」,描繪在飛瀑裡築巢的燕子,用高反差描繪寧靜、平和的感覺。還有人問怎麼表達「踏花歸去馬蹄香」?藝術家於是在馬蹄旁畫了飛舞的蝴蝶,間接隱喻地轉介了一種意境。

藝術家有兩種,一種重內觀「冥想」,一種重外觀「閱讀」。好的藝術家會「穿越」,遊走過去與未來之間,既落實在時代裡面,又必須超越時代,是一種「若即若離」的姿態。藝術家呈現的也是生命的萬花筒,縱使千變萬化,本質是一樣的,然而每次轉動,都會看到不同畫面;如《紅樓夢》寫:「弱水三千只取一瓢」,在無窮的景象中,去呈現一種「孤獨」的、唯一無二的創作。

藝術家的一生,彷彿通往天堂之梯,必須「道術合一」。像莊子所言,最初是「庖丁解牛」之妙,但終究得行「道」而忘「術」,是一種「神識」而非「目視」,回到嬰兒、孩子的心態,充滿好奇心和想像力;這便是達到天人合一且始終如一的最高境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