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 年 5 月 25 日
首頁 » 人文 » 對比

道,可道也,非恆道也;名,可名也,非恆名也。無、名萬物之始也;有、名萬物之母也。
對比,是一體兩面,相依相存,亦是陰陽。

對比有很多種,大小、軟硬、主從、明暗、強弱、高低、老少、香臭、快慢、有無、美醜。對比性強會產生張力,如色彩學裡的彩度、明亮等高低組合;對比是均質的時候,我們的感受則是柔和的,安靜的,平和的,神秘的。

國畫家在畫山水時,如果是樹大山小,山就變成石頭,樹小,石頭就變成山,沒畫到的地方就變成天、水,虛實幻妙十分有趣。而我們在看大山和大水時,常有個現象是山不動、水曲而流,這也是對比,一個動一個不動。山的強硬和水的柔軟又是另一強烈對比,滴水可穿石,柔軟中另有一種力量,如老子所言:「天下之至柔,馳騁天下之至堅。無有入無間。」

在觀賞舞台劇或舞蹈表演時,很容易分辨誰是主角誰是配角,除了聚光燈的投射外,動與不動同樣關鍵。服裝、化妝、動作、身材等,都能拉出很大的對比性。
音樂與繪畫是一組極為複雜的音律、節奏、色彩和線性的無窮變化,好的作品充滿對比性的張力,但又有和諧的呈現。

網球名將費德勒曾被記者問到,為何可以打得這麼好?他揭露了一個有趣的傳奇:比賽中他可以看到球從對方的球拍彈起、球行進的路線,甚至可以看到球碰到球網、網球起毛的樣子。這麼快的速度,在他眼裡已經變成慢。
強烈的張力化成流動的和諧,進入物我合一、身心靈平衡的狀態。真正的高手當如是。